🛩

一言难尽。

【越苏】传说 [ 章三十七 ] 完结~

陵越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梦中,他追着一只伶俐可爱的小猫儿满山跑,可是不管他怎么追,小猫儿始终跟他保持着一定的距离,直到他气喘吁吁实在没有力气时,小猫儿停了下来,往回踱步到他脚边,陵越小心翼翼的把小猫儿抱起,轻轻的抚摸他,小猫儿伸出粉嫩的舌头舔着他的手指,陵越抱着小猫儿坐在旁边的大树下,迎着天边的晚霞…

陵越醒来时,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天墉城,正躺床上。

眼前的床帘正轻轻摆动。

他支撑着床坐起身。

芙蕖刚打了水走进来,看到陵越醒了,忙不迭的放下水盆,“大师兄,你终于醒了。”

陵越揉了揉太阳穴,“芙蕖,我怎么会在天墉城?”

芙蕖红了眼眶,“大师兄,真人带你回来那天,我都吓坏了,我以为你…还好你没事,只是昏迷了...

【越苏】传说 [ 章三十六 ]

狼妖修炼已上千年。

纵使陵越和烈焱使出浑身解数也伤不到他毫分,反而很快落败,两人都被重伤,血从口涌。

屠苏安顿好兰生,随即催动体内功力,化作一道红光,誓要与狼妖殊死一搏。

陵越看出他的意图,想要阻止却已来不及。

只见天昏地暗,狂风四起。

屠苏修为虽有所长进,但还远远不及狼妖。

狼妖也不将他放在眼里,与他周旋一番之后便召唤四方怨灵,屠苏被困其中,狼妖伺机想要从屠苏体内取得碧尘珠并吸食他的灵力。

“屠苏…”陵越伤得太重,已无力起身再战。

屠苏动弹不得,只觉得全身疼痛难忍,连骨骼都要碎裂了一般。

狼妖问,“奇怪,为何我无法将碧尘珠从你体内剥离取出?”

屠苏不答。

狼妖想了一会儿,恍然大悟道,“莫非碧尘珠已与你相融合,也罢...

【越苏】传说 [ 章三十五 ]

襄铃身体不适,陵越便提议先找个比较安全的地方再从长计议。

兰生说,“要不我们先回方府吧。”

烈焱不赞成,“狼妖抓了二小姐,想必很快就会来方府,不如另外找个地方。”

兰生问,“那我们该去哪儿?”

屠苏说,“不如我们去少恭家。”

“少恭家?不行不行…”兰生连连摆手,“那可是狼妖的老巢,要是去了不等于自投罗网吗?”

“你没听说过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吗?陵越,你说呢?”

陵越想了想,“屠苏说的是,狼妖去了方府发现你们不在,一定会以为你们出了琴川城,不如就按屠苏说的,去欧阳府。”

“好。”

兰生搀扶着襄铃,一行人来到少恭家,在后院一间偏僻的房间里安顿下来。

襄铃脸色不太好,烈焱替她把了脉,“没事,就是太累了,好好休...

【越苏】传说 [ 章三十四 ]

少恭的眼神冷冽彻骨。

如沁只觉得浑身上下像是被冰裹住了一般。

少恭狠狠的抓着如沁的手腕,将她带到药庐的后院。

衣袖一挥,封住的大门被打开。

如沁被少恭推了进去,她抬起头环视了一下四周。

“没想到这里还有一间密室,我竟然一点儿也不知道。”

密室里放着几具尸体,不知死去多久,身上没有一点腐烂的痕迹,而他们的脸上盘根错节的生出一枝枝妖冶邪魅的花来。

如沁被吓得连连后退,“这…这些都是什么…”

少恭走过去,修长的指尖掠过看似娇嫩的花瓣,“这是梦魂枝开的花。”

“他们…是你杀了他们?”

“不,他们早就死了,我不过是借用了他们的躯体,将梦魂枝的种子种在他们体内,他们就这样沉睡,做着无比美好的梦,他们应该感谢我,因为这些都是我...

【越苏】传说 [ 章三十三 ]

一大早,欧阳少恭正准备去药庐,方府的家丁传话进来说有人要找欧阳大夫。

少恭去到门口一看,正是上次得了疫症来药庐看病的人。

少恭将他们领到药庐,替他再次把脉查看病情。

病人脸色灰白,眼神毫无光泽,脉搏虚弱至极。

病人的妻子神色不安,“欧阳大夫,我丈夫到底得了什么病?”

少恭说,“是疫症。”

妇人急道,“上次你给开了药,我丈夫喝了之后好多了,可是今天早上又发作了,而且看着更严重啊。”

少恭写了方子递给她,“你别急,先按这个药方服两剂药试试,若是不行的话,我再另想办法。”

妇人看着方子叹口气,“谢谢欧阳大夫。”

兰生和襄铃来到如沁房里。

如沁正在着手绣着一件婚袍。

“二姐。”兰生拉着婚袍看了看,“你是给自己绣的吗?”

如沁...

【越苏】传说 [ 章三十二 ]

紫胤真人为屠苏注入灵力和修为。

陵越和烈焱守在一旁,心急如焚。

半晌后,屠苏慢慢睁开眼睛,脸色好了很多。

紫胤真人收气调息。

陵越问道,“师尊,屠苏怎么样了?”

紫胤真人起身,“他的伤已无大碍。”

陵越扶起屠苏。

屠苏朝紫胤真人一拜,“多谢真人。”

紫胤真人说道,“不必言谢,你我也算有缘,只是有一点我不明白,为何你的体内会有一股仙气,并且还有一仙物融于你体内。”

屠苏和陵越对视一眼,“屠苏不敢隐瞒真人,七百年前,娘亲和屠苏受了重伤,幸得一仙人相救,所以才会…”

紫胤真人明了,“原来如此,不过那宝物虽在你体内,但你修为不够,无法将自身的法力与宝物相结合,不过刚刚我已用自创的心法助你,希望你好生修炼。”

“谢谢真人。”...

【越苏】传说 [ 章三十一 ]

屠苏站在卖烧饼的小摊前。

刚做好的烧饼油滋滋的冒着诱人的香气。

老板动作娴熟的把烧饼包好给客人。

屠苏站了许久,老板忍不住瞅了他好几眼。

老板问,“小伙子,你要不要买烧饼?”

屠苏吸了口口水点点头。

老板又问,“那你买几个”

屠苏掰着手指头算了算,陵越,兰生,襄铃,如沁姐,少恭,烈焱,嗯…还有自己…

屠苏伸出手指,“我要七个。”

“好嘞。”

屠苏付了钱,拿着烧饼往回走。

陵端带着师弟们来到琴川,打听着屠苏和陵越。

得知二人借住在方府,便马不停蹄的往方府寻去。

百姓见到他们一行人,纷纷避让。

屠苏低着头,想着回去之后跟大家一起吃烧饼,未曾注意到陵端。

直到迎面撞上。

屠苏揉着额头,连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陵端...

【越苏】传说 [ 章三十 ]

琴川有百姓染了怪病。

大家说是这是瘟疫。

可是少恭检查过病人之后,说这虽然跟疫症相似,却也有不同之处。

少恭给病人写了药方抓了药,嘱咐病人若是没有好转再来药庐,

病人拿着抓好的药千恩万谢的走了。

今天来药庐看病的人特别的多,连晚饭都是如沁给他送去。

少恭回到方府时,大家都已经歇下。

许久没有动过的琴上落了灰尘。

少恭扶净琴身,修长的手指拨动琴弦,发出悠远灵动的声音。

他独坐风中,发丝随风轻抚侧脸,琴声在这夜中更显凄冷。

屠苏听到琴声寻来,看到抚琴的人竟是少恭。

少恭醉于琴声之中,或是勾起了往事回忆,神色之间尽是伤感。

一曲终了。

少恭看到屠苏,微微一笑,“这么晚了,屠苏还没休息?”

屠苏踌躇着要不要上前,“少恭的琴声当真...

【越苏】传说 [ 章二十九 ]

陵端的话被芙蕖听到。

陵川跟几个师弟见势头不对,赶紧走开了。

芙蕖几步走过来,问,“陵端,你下山干什么?”

面对芙蕖,陵端的语气不自觉的软了下来,“我听说那小猫妖躲在琴川。”

芙蕖说,“那又怎么样?”

陵端说,“我要给肇临报仇。”

芙蕖说,“大师兄已经传来消息,连我爹都说了,杀死肇临的凶手不是屠苏,你还报什么仇。”

陵端侧身错开芙蕖,“掌教真人哪里知道,说不定是大师兄枉顾门规,有意包庇那个妖怪。”

芙蕖厉声道,“陵端,你够了,我看是你心术不正才会怀疑大师兄的为人,大师兄才不是你说的那样。”

从芙蕖口中听到大师兄三个字,陵端觉得格外刺耳。

陵端吼道,“大师兄大师兄,你就只知道大师兄,我对你的好你都看不到吗?芙蕖,大...

【越苏】传说 [ 章二十八 ]

烈焱强忍住心头的想法。

手却不听使唤,在屠苏的脸颊嘴唇上流连。

屠苏…

不可以…

有两个声音在他心底叫嚣着。

烈焱使劲拍了拍脑袋,想让自己清醒点。

屠苏醉得厉害,脸上的红晕模糊了烈焱的理智。

烈焱靠近屠苏,撩起他散落在脖颈间的头发,指尖都在颤抖。

他深深的吸了口气。

屠苏身上淡淡的奶香混着酒香,让烈焱呼吸紊乱。

他极其小心的,在屠苏的脖子上吻了一吻。

手顺着屠苏的肩膀胳膊一路摸索,最后抓着屠苏的手握住。

他将屠苏扶起,搂在怀里,低头一点点印上屠苏的唇角。

方兰生用青玉司南佩练习了半天,腿脚都酸了。

他嘀咕道,“陵越大哥是不是教错了,怎么练了一会儿就这么累,等回头再问问他。”

方兰生绕了个弯想去厨房找吃的。

不料看到房间里烈焱...

【越苏】传说 [ 章二十七 ]

屠苏想去看望兰生。

陵越也想顺道为上次兰生的帮忙的事上门道谢,便上了路。

琴川城内一派繁荣景象。

一进城,屠苏就是脱了绳的猫,在一个个小摊前穿梭。

陵越也由得他去,只要屠苏喜欢他便统统买下。

烈焱看着陵越手中拿着一大堆东西,说,“你倒是很依着他。”

陵越笑着说,“我只要屠苏开心就好。”

烈焱晃了晃手中的酒壶,“没酒了,我先去打酒。”

烈焱快步去前面的酒楼。

屠苏正站在一个画糖人的小摊前看得入神。

画糖人的师傅手艺精湛,糖稀从勺子中落下,细若游丝般勾勒出一个个栩栩如生的图案。

陵越走上前,取下一个已经做好的糖人递给屠苏,“喜欢吗?”

屠苏摇摇头,“我想重新做一个。”

陵越把糖人放回去,“那你喜欢什么,让师傅给你画一个。”...

【越苏】传说 [ 章二十六 ]

事情都告一段落,韩休宁不多做停留。

临走前,慈爱的摸摸屠苏的脸颊,“娘要回去了。”

屠苏问,“娘亲,您不跟我们一起了吗?”

韩休宁摇摇头,“屠苏,你长大了,终是要离开娘的。”

屠苏抱住韩休宁,不舍的撒着娇。

韩休宁对陵越说,“我把屠苏交给你了,你好好照顾他。”

陵越上前说,“前辈放心,我会好好待屠苏。”

韩休宁说,“以后的路就靠你们自己了,屠苏,以后记得回来看看娘。”

屠苏鼻子酸酸的,“嗯,我会的,我会想娘亲,我会回去看您。”

烈焱拿着酒壶,站在房门前一言不发的看着。

韩休宁拍拍屠苏的背,“好了,娘走了。”

屠苏抬起头,“娘亲,我舍不得您。”

韩休宁笑了,捋了捋屠苏的头发,“傻孩子,我们又不是不再见面了。”

韩休宁把屠...

【越苏】传说 [ 章二十五 ]

韩休宁在房间来回踱步。

今日见到烈焱,让她想起多年前的事。

“隐彻!”她念起这个几乎快忘记的名字。

当年就是那个叫隐彻的捉妖师,害得自己的家四分五裂。

韩休宁用力捏着手中的茶杯,似要把捏碎一般。

那个烈焱跟隐彻又是什么关系?那个铃铛为什么会在他那里?

时隔多年,当归于平静的生活被无意间打破,那些往事被重新唤醒,心里的怨恨便会蠢蠢欲动。

韩休宁来到院中,看到烈焱正坐在屋顶喝酒,她站了一会儿,直到烈焱从屋顶上跃下准备回房间。

韩休宁趁机迅速的上前,只见一阵幻影闪过,韩休宁停在离烈焱不远的地方。

等到烈焱反应过来伸手摸向腰间时,韩休宁将手中的铃铛拿出来。

烈焱问道,“怎么?对这个铃铛感兴趣?”

“这个铃铛,你从何处得来?...

【越苏】传说 [ 章二十四 ]

烈焱提出陪同屠苏一起去找陵越,这让屠苏很是诧异。

屠苏简单收拾了一下,“我一个人去就可以了,你不用陪我。”

烈焱看着屠苏笑了笑,“没事,万一这路上你要遇上什么事我还能帮你,就当…就当答谢你了。”

“我都说不用了,你怎么还记着呢。”屠苏不好意思的说道。

“你放心。”

“什么?”。

烈焱走近屠苏,伸手想要抚摸他的脸,又遏制住心里突然冒出来的想法,最后拍了拍他的肩膀,“我不会再为难你。”

“真的吗?谢谢。”

“别谢了,我们走吧,不过,我们该往哪儿走?”

“我有办法。”

屠苏施法,感受到陵越的气息后,跟烈焱顺着方向寻去。

而陵越下山后不敢胡乱寻找,屠苏能去的地方也就只有方府和回自己家,思量后,陵越决定先去屠苏家里,若是屠苏...

【越苏】传说 [ 章二十三 ]

屠苏见他不搭理自己,便独自坐在一旁。

烈焱闭着眼睛,调养生息。

朗朗晴空突然变得昏暗,响起一声惊雷。

屠苏站起身抬头看了看,几滴雨水落在了他脸上。

他走过去说道,“要下雨了,我们找个地方避雨吧。”

烈焱扶着树干摇摇晃晃的起身,屠苏怕他摔了,想扶他,却被烈焱一把甩开。

屠苏只好跟在烈焱身后走着,两人找了一处山洞,暂时只能待在这里。

转瞬间,倾盆大雨从天而至,在洞口形成了一道天然的水帘。

屠苏四处看了看,估计曾经有人在这里歇过脚,山洞里还留了些柴火和干草,正好能生火取暖,他又用干草打了地铺,说道,“你就在这儿休息吧。”

烈焱有伤在身,也不想多动弹,屠苏倚墙而坐,呆呆的看着洞门口。

这雨来得快去得也快,不多时便停了,洞...

【越苏】传说 [ 章二十二 ]

屠苏和兰生刚出了山门,便听到山上传来警钟声。

“什么声音?”兰生问道。

“不知道。”屠苏也觉得奇怪,转念一想,“难道是因为我跑了,所以才…”

“那我们快走吧。”

屠苏犹豫了,“如果我真的走了,那就承认是我杀了肇临。”

兰生急道,“你傻呀,不走等着他们来杀你?刚刚陵端的样子你也看到了,你留在这里只会很危险,走吧。”

“可是…”

“还可是什么呀,刚刚红玉姐都说了,去找陵越,天墉城还有紫胤真人,他一定会想办法阻止的,走啦。”

兰生连拖带拽的拉着屠苏离开了天墉城。

两人走了许久,确定没有人追上来后才停下来喘口气。

兰生渴极了,他蹲在河边猛喝了几口水,又擦了把脸,转头对屠苏喊道,“屠苏,这河里有好多鱼,我们走了这么久也饿了...

【越苏】传说 [ 章二十一 ]

晴雪在天墉城略停留几日便回了幽都。

而屠苏怕如沁和襄铃担心,让兰生先回琴川。

兰生说不急,他心里还想着能有机会学法术。

经过上次翡翠谷的事后,陵端和那些弟子顾忌陵越,倒是收敛了许多。

屠苏也很少再出临天阁,很多时候都是安静的待在院子里,等着陵越回来,而陵越心里记挂屠苏,每天处理完事情后都早早的回临天阁陪他。

天墉城虽然是仙境之地,可规矩严谨,屠苏向来自由自在惯了,而且在这里,除了陵越,其他人都不待见他,屠苏打心里不喜欢这个地方,但因为陵越,他又心甘情愿的留下。

函素真人收到村民求救,琴川周边的几个村子遭妖怪袭击,好多人丧命,死相凄惨怪异,希望天墉城能派出弟子帮他们除妖。

这件事自然落在了陵越的身上。

陵越遵函...

【越苏】传说 [ 章二十 ]

当晚,陵端带着肇临和陵川,趁着四下无人,端着做好的红烧鱼偷偷来到临天阁外。

担心陵越发现,几人只得躲在门口蹲下,肇临端着盘子,陵川则在一旁用扇子使劲扇着。

陵端观察着屋内的动静。

“你们快点。”

肇临转头问道,“二师兄,这招能行吗?”

陵端双手抱在胸前靠着墙壁,“怎么不行,猫爱吃鱼,我就不信那小猫妖不上当。”

“可这要是被大师兄发现,我们就得倒大霉了。”

“哼。”陵端眯了眯眼,“大师兄迷恋一只猫妖,我倒要看看到底是谁倒霉。”

陵川却说道,“二师兄,之前听大师兄说那猫妖救了他,这么说来,那猫妖并不是有多坏,而且他又没招惹咱们…”

“谁说没有。”陵端呵斥,“那猫妖蛊惑人心,还惹芙蕖不开心。”

自己本是掌教真人门下的弟...

【越苏】传说 [ 章十九 ]

陵越起得早,没有吵醒还睡得香的屠苏,便去带着师弟们练剑。

晴雪站在云台上,与剑侍红玉聊着天,看着眼前如画般的仙境,说道,“天墉城果真是钟灵毓秀。”

而兰生执着的跟一个个弟子拉关系套近乎,希望能学个一两招法术,然而却没人搭理他,正巧看到准备回临天阁的陵越,便走了过去,“大师兄早。”

陵越回头,说道,“你也早,找我有事?”

“没事没事。”方兰生笑着攀上陵越的肩膀,“只是看到大师兄带领这么多弟子练剑,挺辛苦的。”

“我是他们的大师兄,要以身作则,何来辛苦之说。”

“是吗,那大师兄真是尽职尽责。”

“还有,你不是天墉城的弟子,不必叫我大师兄,叫我陵越就好。”

方兰生眼光一闪,“那我叫你陵越大哥吧,陵越大哥,你们天墉城...

【越苏】传说 [ 章十八 ]

陵越早已将他与屠苏的事告知了函素真人。

但此刻在大殿之上众目睽睽之下搂搂抱抱,函素真人不悦,“如此举动,成何体统。”

陵越轻轻搂了搂屠苏,说道,“屠苏…”

屠苏抬起头,问道,“陵越,那天你为什么先走了?为什么不等我?”

陵越困惑。

对面的芙蕖脸色变得难看,长袖下的手紧握成拳头。

兰生和晴雪不语。

倒是陵端,一副看好戏的样子,“大师兄,这就是你心心念念的小妖啊,怪不得真人让你回天墉城你却迟迟不归,原来下山一趟就被这个小妖精迷惑了心神。”

“陵端。”陵越皱着眉头声音凌厉。

函素真人手一挥,“好了,都不许再说。”

陵端冷哼一声。

屠苏不明所以,他与陵越说话,这些人为什么会不高兴。

陵越小声说道,“屠苏,我们等会儿再说。”

“...

【越苏】传说 [ 章十七 ]

屠苏睡得迷迷糊糊。

半梦半醒间,隐约感觉到有一股异样的气息在向自己靠近。

他睁开眼,猛然看见自己的上方正有一团黑雾盘旋,屠苏心道不好,此刻与这妖魔对峙,自己根本毫无招架之力,眼见着那团黑雾慢慢扩散,似要将自己包围,并伴随着一个诡异的声音在房间回荡,“今日你就乖乖的做我的盘中餐吧,哈哈哈哈…”

屠苏大叫一声,下意识的伸手去挡,眉心突然闪过一点光芒,顿时浑身力量充沛,屠苏集中所有功力朝那团黑雾猛击,黑雾疏于防范,又听到外面有人来的声音,最后只得迅速逃离。

兰生推门而入,襄铃和如沁也跟在后面,兰生上前问道,“屠苏,刚刚发生什么事了?”

屠苏缓和了一下,说道,“没事…”

“没事你刚刚还大叫,整个府里的人都听到了。...

【越苏】传说 [ 章十六 ]

屠苏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清楚之后,方如沁才稍稍放下心来。

“你救了兰生,这么说来你还是方府的恩人。”方如沁靠着床头坐着,微微笑着说道。

“…其实…应该是我谢谢兰生和襄铃,要不是他们收留,我现在都不知道在什么地方,谢谢。”

“没事没事…”方兰生走到屠苏身边一手穿过他的脖子搭在肩上,“既然我们曾经互相帮助,现在又重新认识,那我们算朋友了,朋友之间不必说谢。”

襄铃故意说道,“现在是朋友了?刚才不知道是谁怕得要死啊。”

方兰生反驳,“刚刚是我不知道,现在我知道了,屠苏虽然是妖,但是个好妖。”

襄铃冲他做了个鬼脸。

方如沁看着两人斗嘴,一片祥和,说道,“既然这样,屠苏,我一会儿让人收拾一间客房你安心住下便是。”

“谢谢...

【越苏】传说 [ 章十五 ]

得兰生和襄铃收留,屠苏也算能安心等法力恢复。

襄铃把屠苏照顾得很细致,吃得好住得好,屠苏心存感激,至于那个方兰生,虽然聒噪了一点,偶尔也爱捉弄屠苏,却也是善良之人。

今日屠苏正吃着襄铃送来的食物,听到一旁的方如沁跟兰生说少恭要回来了,让他去欧阳府打扫打扫。

兰生拈起一颗花生米抛向空中,张嘴接住,“姐,这些年不都是这样的吗,你不用担心,待会儿我就带人过去看看,对了二姐,话说回来,少恭回来,你们的事是不是也该…”

女儿家害羞,方如沁怪嗔道,“说什么呢你,还是顾好自己吧,现在成家了,你那贪玩的心也该收收了,多帮姐姐料理一下家里的事。”

“我也想啊,可是二姐,少恭那么能干,而且你们又是青梅竹马,若是少恭成了我的...

【越苏】传说 [ 章十四 ]

屠苏毫无防备。

芙蕖看到倒在自己面前的屠苏,蹲下身,说道,“怪只怪大师兄太喜欢你。”说完抬手要击向屠苏,却又突然顿住,“不行,如果大师兄知道了他一定会怪我。”

想了想,芙蕖手指结印,在屠苏眉心一点,封住了他的法力,再将屠苏带到空置的小黑屋里,在四周布下结界,“你就暂时待在这里吧,等我跟师兄回了天墉城禀告我爹和真人后再做处置。”

做完一切,芙蕖回了房间。

次日清晨,陵越醒来不见屠苏,以为他贪玩又跑了出去,却见芙蕖走过来,说道,“大师兄,屠苏让我转告你,他决定回家,不跟我们一起去天墉城了。”

“屠苏怎么会突然改变主意,他为什么不亲自跟我说。”

芙蕖泰若自然,“屠苏是连夜走的,那时你已经休息,屠苏怕打扰到你,所...

【越苏】传说 [ 章十三 ]

芙蕖离开天墉城多日,按照门规,天墉弟子不得随意离开天墉城,而陵越修为有所成,遂得特许下山游历,除妖救人,三年后回天墉城接任掌教,而在天墉城里所有人都已认定芙蕖会是未来的掌教夫人,函素真人和紫胤真人也默许她每半年内可下山与陵越相聚几日。

此次期限已到,芙蕖必须回天墉城了,而陵越也意外接到师尊紫胤真人的讯息,让他与芙蕖一同返回。

收拾好东西,陵越和芙蕖要即刻启程,而屠苏虽然想跟陵越一同离开,又想起娘亲的警告,暗暗决定等陵越离开后自己再找机会溜出去。

屠苏将二人送出门,“陵越,路上小心。”

陵越不舍的摸摸他的头,“屠苏,等我回去将我们的事禀告师尊后,我就来接你,还有,我不在你身边的这段时间,你千万不要随便下...

【越苏】传说 [ 章十二 ]

屠苏照韩休宁说的分三次让陵越服下汤汁。

陵越的内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修为也在慢慢恢复,当初在安陆村时情况紧急,与芙蕖分别数日,陵越怕她着急,以法术给芙蕖传讯,告知她一切安好,让她放心。

已经快一天未见屠苏,也不知道他又跑去了哪里,陵越一回头便瞧见那只小猫儿手里抱着一包东西沿着小路朝自己小跑而来。

“陵越陵越…”屠苏跑到陵越面前,将手里的东西塞给他。

“这是什么?”陵越打开包一看,里面全是吃的。

屠苏拿出一个鸡腿,“这是我下山买的。”

“下山?你又偷溜出去了,万一碰上烈焱和那天的妖怎么办。”

“没事,我这不是回来了吗,快吃吧。”屠苏将鸡腿递到陵越嘴边。

“给我的?”

“嗯。”屠苏点点头,把食物一包一包的打开放在大...

【越苏】传说 [ 章十一 ]

屠苏拎着肉芝返回洞中。

陵越还在昏睡。

“娘亲。”屠苏把手中的肉芝递到韩休宁眼前晃了晃,“你看,我找到了。”

韩休宁惊奇,她在这山上住了这么久,曾经也想过找到肉芝帮助修炼,却苦寻无果,没想到屠苏竟如此轻易就找到。

屠苏把肉芝装进竹篓里,坐在一旁撑着小脑袋,皱着眉头看着肉芝在里面扒拉着想逃出来,“娘亲,接下来要怎么做?”

“熬成汤汁,给他服下。”

“就这样吗?”

“对,分三次服用。”

“我知道了,谢谢娘亲。”

屠苏捞衣扎袖的开始动手,费了好一番功夫才将肉芝放进罐子里慢慢熬成汁,他一边熬还一边念着阿弥陀佛,屠苏虽是妖,却未曾伤害过生灵,肉芝虽是药材,却也是有灵性的。

屠苏坐在小灶台前仔细的看着,不敢有一丝马虎。

罐子里...

【越苏】传说 [ 章十 ]

“娘亲…”

屠苏睁开眼,已经到了山洞里,韩休宁正冷着一张脸站在他面前,屠苏上前,小心翼翼的拉了拉韩休宁。

韩休宁甩开他的手,“下山之前说过什么你忘了?”

“…娘亲…”屠苏低着头,不敢看韩休宁,“对不起…”

“每次就只知道道歉,为什么就不能长长记性。”

屠苏头晕晕的,扶着桌沿勉强站稳,“娘亲,我总不能一辈子待在山洞里不出去吧。”

“你还说,这次要不是我及时赶到,你的小命就没了。”韩休宁严厉道,“我不是要你在这里待一辈子,可是在你没有能力保护自己前就不能随便下山。”

“娘亲…”

韩休宁抓过屠苏的手腕查探了一下,“你消耗了不少灵力,应该好好休息,回房间去吧。”

“我没事,娘亲,你怎么会突然赶来?”

“母子连心,你有事我...

【越苏】传说 [ 章九 ]

黑风卷得村内的房屋翻飞,村民们个个惊慌失措的逃命,那妖趁此机会又吞噬了好几条人命,眼睁睁看着村民命丧自己眼前,而屠苏还危在旦夕,陵越紧握霄河,他不知道那妖的法力如何,但他知道,眼下的情况,自己只能与那妖拼一拼,不能再让他继续祸害生灵。

屠苏被黑风卷起,他感觉自己全身轻飘飘的,自己的灵力正在被那妖慢慢的吸食,一双明眸渐渐失焦,“…陵越…”

“屠苏…”

陵越化作一道蓝光混入黑风中,却不敌那妖的法力,被弹了出来落在地上。

他拾起霄河抛入空中,双手手指捏诀。

“师兄不要…”

芙蕖知道陵越这是铁了心拼死也要救出屠苏,可她却无法阻拦,眼睁睁看着陵越与霄河人剑合一,三尺青锋湛湛生寒,蓝色的光芒划破云霄,利刃直刺黑风。

许...

1 2 ————
©🛩 | Powered by LOFTER